推荐资讯

结果在浴室里摔了一他进门的时候她就坐在浴室里又哭又闹

发布时间:2018-06-30 13:10 浏览:
夜幕像一条无比宽大的毯子,月牙弯弯的镶在上面,满天的星星围绕在弯弯的月牙周围,像是一颗颗晶莹剔透而闪闪发光的宝石,调皮的在月光下眨着眼睛。
 
    落地窗的水蓝色薄纱窗帘在随风飘动着,掺杂着空气中细细密密的旖旎气息,舞动缠绵。
 
    时尚简约却不失高端大气的卧房里,一盏幽暗的壁灯给房间更添几分氤氲,氤氲的让人看不清晰两个人的神情。
 
    唯美浪漫,简约沉静的水蓝色系的大床上,正在上演着一场越燃越烈的翻云覆雨。
 
    如被撕裂开来的疼痛瞬间贯穿了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疼痛让她倏然清醒,是的,清醒了,却还甘之如饴的沉沦其中。夜深,她像只慵懒的猫依偎在他的怀里,脑袋枕在他结实的手臂上,即使已经麻了又麻,他还是一动未动,只怕扰到她的酣然入睡。
 
    夜色下,深邃如潭的幽眸望着她睡颜的眼神里,是无尽的柔情与纵容。
 
    她这张小脸从小就长得标志,肌肤更是白皙如雪,长而翘的浓密羽睫,每次在犯错误的时候,总是无辜的忽闪忽闪,让他做不到去惩罚她的错误。
 
    如熟透的樱桃般娇艳欲滴的小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他只要看到,就有一种忍不住亲上一口的悸动。
 
    他不禁笑了,幸福里也不免夹杂着这些年以来对她的无可奈何。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他比她大一岁,从小学到高中,他都比她高一级,却在上大学的时候,他们同级了,不是他高考落榜,而且他任性的等了她一年,因为她身边有个男孩子天天追她,他不放心。
 
    他们身边的无论家人还是朋友,都觉得他们会是一对,其实因为两家是世交的关系,从仲立夏出生后,两家就定下了娃娃亲。
 
    所有人都以为到了恋爱的年龄,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可他们却偏偏违规了常理,他们恋人未满,却成了比朋友还要深一层的好闺密。
 
    每次想到仲立夏这个坏丫头和身边的朋友如此介绍他的时候,他都有种掐死她的冲动。
 
    “他是我男闺蜜。”
 
    众人皆怀疑,“什么啊,一看就是男朋友。”
 
    “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我的男朋友,我可是和他共处一室,亲眼见到他赤身裸体打飞机那一幕都没觉得脸红心跳的好闺蜜。”
 
    “……”
 
    所以,他们身边的朋友无一不知道他明泽楷打飞机被她仲立夏亲眼目睹过的事情。
 
    可那又怎样,所有人也都知道,在他明泽楷的字典里,仲立夏三个字和纵容这个词语是画等号的。
 
    他任由她为所欲为,任由她胡作非为,也任由她任性妄为,专横跋扈,横行霸道,肆无忌惮,其实仲立夏在明泽楷的人生中,就是无法无天的存在。
 
    很期待天亮她睁开眼睛时,看到身边的他,是怎样的一个反应啊?
 
    他抿嘴浅笑,闭上眼睛,睡觉。
 
    ……
 
    清晨的阳光,金灿灿的传过落地窗,透过水蓝色纱帘,耀眼的折射到男人俊美无比的五官上。
 
    仲立夏微张着殷红的小嘴直直的盯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这个男人这张脸,绝对是世间少见,比稀释珍宝还要难得一见。
 
    帅,酷,俊,完美,无可挑剔,无懈可击。
 
    只是,为什么会这么眼熟呢?这男人除了她家男闺蜜明泽楷还能是谁啊。
 
    脑海里是昨晚零零散散的画面,她喝醉了,因为失恋了,不,是td的被瞎了dog眼的猪给甩了。
夜幕像一条无比宽大的毯子,月牙弯弯的镶在上面,满天的星星围绕在弯弯的月牙周围,像是一颗颗晶莹剔透而闪闪发光的宝石,调皮的在月光下眨着眼睛。
 
    落地窗的水蓝色薄纱窗帘在随风飘动着,掺杂着空气中细细密密的旖旎气息,舞动缠绵。
 
    时尚简约却不失高端大气的卧房里,一盏幽暗的壁灯给房间更添几分氤氲,氤氲的让人看不清晰两个人的神情。
 
    唯美浪漫,简约沉静的水蓝色系的大床上,正在上演着一场越燃越烈的翻云覆雨。
 
    如被撕裂开来的疼痛瞬间贯穿了她全身的每一根神经,疼痛让她倏然清醒,是的,清醒了,却还甘之如饴的沉沦其中。夜深,她像只慵懒的猫依偎在他的怀里,脑袋枕在他结实的手臂上,即使已经麻了又麻,他还是一动未动,只怕扰到她的酣然入睡。
 
    夜色下,深邃如潭的幽眸望着她睡颜的眼神里,是无尽的柔情与纵容。
 
    她这张小脸从小就长得标志,肌肤更是白皙如雪,长而翘的浓密羽睫,每次在犯错误的时候,总是无辜的忽闪忽闪,让他做不到去惩罚她的错误。
 
    如熟透的樱桃般娇艳欲滴的小嘴,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让他只要看到,就有一种忍不住亲上一口的悸动。
 
    他不禁笑了,幸福里也不免夹杂着这些年以来对她的无可奈何。
 
    他们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他比她大一岁,从小学到高中,他都比她高一级,却在上大学的时候,他们同级了,不是他高考落榜,而且他任性的等了她一年,因为她身边有个男孩子天天追她,他不放心。
 
    他们身边的无论家人还是朋友,都觉得他们会是一对,其实因为两家是世交的关系,从仲立夏出生后,两家就定下了娃娃亲。
 
    所有人都以为到了恋爱的年龄,他们一定会在一起,可他们却偏偏违规了常理,他们恋人未满,却成了比朋友还要深一层的好闺密。
 
    每次想到仲立夏这个坏丫头和身边的朋友如此介绍他的时候,他都有种掐死她的冲动。
 
    “他是我男闺蜜。”
 
    众人皆怀疑,“什么啊,一看就是男朋友。”
 
    “他永远都不可能成为我的男朋友,我可是和他共处一室,亲眼见到他赤身裸体打飞机那一幕都没觉得脸红心跳的好闺蜜。”
 
    “……”
 
    所以,他们身边的朋友无一不知道他明泽楷打飞机被她仲立夏亲眼目睹过的事情。
 
    可那又怎样,所有人也都知道,在他明泽楷的字典里,仲立夏三个字和纵容这个词语是画等号的。
 
    他任由她为所欲为,任由她胡作非为,也任由她任性妄为,专横跋扈,横行霸道,肆无忌惮,其实仲立夏在明泽楷的人生中,就是无法无天的存在。
 
    很期待天亮她睁开眼睛时,看到身边的他,是怎样的一个反应啊?
 
    他抿嘴浅笑,闭上眼睛,睡觉。
 
    ……
 
    清晨的阳光,金灿灿的传过落地窗,透过水蓝色纱帘,耀眼的折射到男人俊美无比的五官上。
 
    仲立夏微张着殷红的小嘴直直的盯着躺在自己身边的男人,这个男人这张脸,绝对是世间少见,比稀释珍宝还要难得一见。
 
    帅,酷,俊,完美,无可挑剔,无懈可击。
 
    只是,为
    她说要洗澡,结果在浴室里摔了一跤,他进门的时候,她就坐在浴室里又哭又闹。
 
    后来她说了什么啊?!她竟然主动要求他帮她洗澡……
 
    og的,她昨晚一定是喝傻了,再怎么着,也不能忘了他明泽楷也是个公的啊。
 
    脑袋突然切换到另一个画面,倏然,掀开身上的蚕丝软被,果然,一阵清凉……
 
    她缓缓的用小手堵住了自己张大的嘴巴,在看看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正沉的明泽楷。
 
    真睡了!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的在一起玩耍啊,酒精绝对不是个好东西,太容易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
 
    仲立夏是懊悔的想要撞墙啊,趁他还睡得沉,三十六计溜之大吉,等他醒来之后来个死不认账。
 
    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脚刚踏在软软的水蓝色地毯上,地面上散落一地的凌乱让她立马羞红了小脸,不自觉的咬住了吹弹可破的唇瓣。
 
    猫着身子,摄手摄脚的走出了房间,小心翼翼的合上了房门,她怎会知道,刚才她可爱又可恨的‘逃跑’,一双深眸早已尽收眼底。
 
    后来,明泽楷就出现了,再后来,她非让明泽楷背着她回家,明泽楷最受不了的她软磨硬泡的撒娇攻略,再然后,到家了。
 
    她说要洗澡,结果在浴室里摔了一跤,他进门的时候,她就坐在浴室里又哭又闹。
 
    后来她说了什么啊?!她竟然主动要求他帮她洗澡……
 
    og的,她昨晚一定是喝傻了,再怎么着,也不能忘了他明泽楷也是个公的啊。
 
    脑袋突然切换到另一个画面,倏然,掀开身上的蚕丝软被,果然,一阵清凉……
 
    她缓缓的用小手堵住了自己张大的嘴巴,在看看躺在自己身边睡得正沉的明泽楷。
 
    真睡了!以后还能不能好好的在一起玩耍啊,酒精绝对不是个好东西,太容易发生不该发生的事情。
 
    仲立夏是懊悔的想要撞墙啊,趁他还睡得沉,三十六计溜之大吉,等他醒来之后来个死不认账。
 
    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小脚刚踏在软软的水蓝色地毯上,地面上散落一地的凌乱让她立马羞红了小脸,不自觉的咬住了吹弹可破的唇瓣。
 
    猫着身子,摄手摄脚的走出了房间,小心翼翼的合上了房门,她怎会知道,刚才她可爱又可恨的‘逃跑’,一双深眸早已尽收眼底。
 
相关阅读